當前位置

主頁 > 短篇小說 > 都市言情 >
小說《當歸》精句佳段(10)
作者:擱淺 來源:本站 時間:2019-03-22 閱讀: 字體:
廣告位

  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老兵們就相聚在“望鄉臺”,相逢何必曾相識,不管有菜沒有菜,大家聚在一起對飲互慰,來度過那些難熬的時光,去感受那種不在身邊卻一生溫暖的親情。酒過三巡,開始嘆息。過去接受的教育是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,可“匹夫”為了所謂的“天下”賣命打仗,結果是妻離子散,流離失所。現在終于知道這所謂的“天下”,不是廣大民眾的天下,而是某些人或某些組織的天下。極目遠眺,眼前好像出現滔滔的長江,滾滾的黃河,巍峨的昆侖,雄偉的長城,南海的碧波,北國的瑞雪……“祖國,母親,您是中華兒女繁衍生息和賴以生存的地方。您曾飽經滄桑,一次次屈辱,一次次抗爭,終于站立起來了。我們游子牢記國魂,始終有顆中國心,衷心祝愿親愛的祖國,繁榮昌盛!”酒后的老兵們吐著肺腑之言,盡管無奈,但希望還在,心就不死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老兵們回家的愿望也越來越強烈。回家是深藏在他們心底的孝,銘記在腦海里的愛;是他們去拜見爹娘的動力,是他們去圓數十年夢的源泉。上有高堂雙親,中有結發妻子和兄弟姊妹,下有未成年兒女,經歷了數十載的風風雨雨,他們依然回不了自己的家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在那個年代,禁止大陸來的人回鄉成為一條鐵律,一道淺淺的海峽,隔斷了他們與大陸的親情,人性何在?道德何在?尊嚴何在?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可能每個人的生命歷程中,都會有一段經歷時間不長,卻牢記一生的那個人或那件事。王寧與張秋露從第一次相遇,到最后一次相會,只有兩年多時間,盡管是匆匆結識,匆匆離別,但一輩子也沒有忘記這段經歷,包括喪失了大部分記憶的階段,張秋露一直活在他的心里。他的住處離海邊不遠,每年他都要做一個漂流瓶發給心上人,每逢七夕,就放漂流瓶,他用一生來履行一個約定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歷史是公正的,最終糾正了那些倒行逆施,還王寧以清白,給予他徹底平反,并將那些陷害他的罪惡,永遠地記入歷史的恥辱簿里!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中華文化非常強調“家”的意義。家的思想維系著中國幾千年來的社會秩序,一切政治、宗教、經濟、文化等活動,都是以保護家為目的,通過為國家,為民族,為家族,為家庭而展開的。因為,社會以家庭為基本元素而構成,家文化是所有行為的基礎,承載著對生活的向往和歸屬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回家自然是每一個中國人的頭等大事,這不僅僅基于傳統,也蘊藏著深刻的現實意義。回家與親人團聚,享受天倫之樂,盡家庭義務,好似遠航的輪船回到寧靜的港灣,休整、補充后才能繼續遠航。或許正因為這種根深蒂固家的觀念,在一定意義上鑄就了中國人的民族特性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中國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叛國叛家,叛國是叛徒,叛家是逆子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故鄉是他們出生、成長的地方,有給予他們生命的父母親,有陪他們一路走來的兄弟姐妹和朋友,有相濡以沫的愛人和寄予厚望的孩子。那里的山山水水、一草一木都已融入了他們的血肉和骨髓,成為他們生命的組成部分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穿過硝煙,歷經風雨,走過滄桑,一路坎坷,無論雙腳踏在哪一片土地上,老兵們的心永遠朝著家的方向,回家已經成了一種信條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翻開那沉重、泛黃的記憶,抖落塵封往事,蕩滌俗世塵埃,不經意間竟發現,原來匆匆青春留下了刻骨傷痕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”漫漫回家路,何日是歸期?回家,不是簡單地掛在口上的,而是要用行動去實現,用生命去踐行,再不回家看看年邁的雙親,服孝膝下,恐怕以后就沒有機會了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有一個江蘇老兵,在一九四九年上海戰役前夕他僅十六歲,進城里賣雞時被抓壯丁。當兵一個月,隨國民黨部隊來到了臺灣。原以為兩三年就能回去,等啊等,一等就是三十八年,直到一九八七年十月臺灣開放大陸省親,才允許老兵去老家。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,鬢毛已白。到了鄉下,“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”。獲悉母親已含恨離去,是傷心欲絕,痛不欲生。他要為母親上墳,哭著將當年賣雞蛋的兩塊墨西哥銀圓埋在母親的墳墓里,灑一杯好酒,燒一疊紙錢,俯身三叩首后,跪在母親的墓碑前,號啕大哭:“母親,兒終于回來了,一筐雞蛋,兒賣了三十八年,天天盼望將這兩塊銀圓給你,這可是咱家換煤油,換火柴,換鹽的錢,哪知道,耽擱了這么多年,兒也已年過半百,頭發都等白了。戰爭,可恨的戰爭,給我們娘兒倆帶來什么?就一個字——‘痛’,無比的痛啊!”他將熬了三十八年的眼淚,滴給黃土下的母親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標簽:
廣告位

推薦閱讀

廣告位
bbin体育官方网站 - bbin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