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

主頁 > 短篇小說 > 都市言情 >
小說《當歸》精句佳段(9)
作者:擱淺 來源:本站 時間:2019-03-22 閱讀: 字體:
廣告位

  是夜,死一樣的寂靜!月無言,星無語,除偶爾從淡水河傳來一兩聲巨輪沉悶的鳴笛聲,這個世界似乎沉寂了。獨飲孤單久久不能入眠,秋露蜷縮在被褥里,驀然發現真正感到寒的還是那顆心。幾經離別,幾經追憶,原以為找到了王寧就可以相挽相扶走向幸福,卻不知又回到了牛郎與織女的分離——等與忍的交替。想哭,卻不愿意讓肚子里的孩子聽見,想給王寧寫信,卻沒有一點力氣。作為一個戰亂中的女性,毋庸置疑,秋露在肉體與精神上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,但她沒有倒下,歷經磨難的她愿意一個人扛起所有的苦與痛,努力去直面人生中的不幸。傷心過后重新梳理情緒,痛苦、絕望、不能自拔,絕不是王寧所期望的,懦弱只會裹足不前,失去更多,為了腹中的孩子,她下定決心做一個堅強的女人,做一朵戰亂中壓不扁的玫瑰花!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,一個小生命就這樣誕生了,秋露也從一位年輕的準媽媽,榮升為真正的媽媽。是個“千斤”,她沖破了重重困難、道道難關,掙扎著來到這個世界,然而她并沒有哭。阿蘭熟練地托住胎兒,擠出胎兒口鼻內的黏液和羊水,立即用一只手抓起她的兩條小腿,將其倒掛著,另一只手輕輕地拍打了兩下孩子的臀部,四五秒鐘后傳來女嬰的啼哭。小家伙一哭就哇哇大哭,那洪亮的哭聲好像要告訴人們,她有很強的生命力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孩子哭了,媽媽笑了。孩子給媽媽的第一聲問候,竟然如此悅耳動聽。這一刻,秋露也醉了,她忘卻自己剛剛經歷數小時的陣痛折磨,忘卻先前的恐懼,闖過鬼門關又回到人間,忘卻身體還十分虛弱,甚至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,側過頭看到阿蘭遞過來的粉妝玉琢的小家伙,汗水、淚水、疲乏的笑容一齊出現在她那顯得有些蒼白的臉上。她的心頭充溢著萬般愛憐。小家伙全身白里透紅,稚嫩的臉蛋紅嘟嘟的,像半熟桃子。兩串彎彎的新月眉,一個精巧的小鼻子,一張肉乎乎的小嘴巴和一對輪廓分明的耳朵,是那么的可愛。兩個蜷曲著的小腿,兩個緊緊攥著的小拳頭,還有皺著的眉頭,又顯得弱小無助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雨綿綿,無絕期;路漫漫,無盡頭;情切切,無休止;意茫茫,無人應!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媽呀,這哪里是英俊瀟灑的愛人?分明就是一個“囚犯”!她的眼眶一下溢滿淚水,嘴角卻泛起微笑,她的表情是何等的無奈,淚很燙,情很深,心卻很痛。她盡力控制自己不要暈倒,但終究抵不過被憂傷所淹沒,看著王寧長長的頭發足有兩個月沒有理過,胡子已經很久沒有刮了,白凈的皮膚已被海風、烈日吹曬得黝黑,還有他消瘦的面容,粗糙的皮膚,補丁的軍服,一雙露出大腳趾的滿是泥巴的橡膠底鞋,都令秋露心痛極了,唯獨他那雙明亮的眼睛,依然明澈有神,閃爍著溫暖的光芒。秋露扔下手上的包,一路小跑,一路啜泣:“我終于找到你了!我終于見到你了!”哭著沖向王寧懷抱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你說過“愛要一生一世”!無論是富貴還是貧賤,輝煌還是落魄。你愛我,我也愛你,有什么比我們之間的愛,更重要?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不斷腸,也斷腸,見斷腸,腸更斷,難忘辛酸事,觸景更凄涼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看著自己的骨肉還是忍不住,想抱卻又不敢抱。他將兩個手掌在身上擦干凈,輕輕地抱起小毛頭,心想這就是我可愛的女兒?這就是不該來非要來的孩子?這就是不怕風吹雨打,要與惡逆做斗爭的小生命?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離別,是說不盡的柔腸結,道不完的離恨痛,人世間撕心裂肺的悲離不知刺痛了多少有情人脆弱的心尖,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柔情繾綣,情感才更加深厚,更加濃郁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她走了,回眸一笑,給王寧留下最后一個影像,這個影像從此就定格在王寧的腦海之中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人間冷暖,世態炎涼,倘若人生中只有一件感動的東西,那定是情;倘若人生中只有一件煩人的東西,那也是情;倘若人生中只有一件讓人死去活來的東西,那還是情!上帝創造了情,讓情成了生活的主題,問人間情為何物?難舍又難分!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  在傳統的中國社會里,當權力失去監督,私欲肆意膨脹泛濫,腐敗現象嚴重,老百姓遭遇“冤抑”時,會以怎樣的法律意識來申冤呢?通常是期盼清官為他們伸張正義。如果清官缺席,百姓只能依靠自身力量來維護社會正義和主持公道。然而,這種“俠客”式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,弄不好反落得個叛亂的罪名。——摘自于小說《當歸》

標簽:
廣告位

推薦閱讀

廣告位
bbin体育官方网站 - bbin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