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

主頁 > 短篇小說 > 愛情小說 >
你持久的樣子,真讓我著迷
作者:擱淺 來源:本站 時間:2017-05-18 閱讀: 字體:
廣告位

  絲綢的錦被,平鋪在歐式鑲金的大床上,鮮艷的彼岸之花盛開在被褥中央。

  嬌艷的玫瑰花,紅似火,鮮似血,就連女人身下的彼岸花也失了顏色。鮮紅似血液的玫瑰,仿佛天然生長在她,背部嬌嫩的肌膚上,那么渾然天成,猶如一幅絢麗多彩的油畫。

  身上的汗水已經染濕黑色的小禮服,修長的脖子,構起無盡的遐想。

  “嗯,好熱……”

  田小麥嚶嚶一聲,從深睡中迷迷糊糊的醒來。

  入目而來的是個極致豪華陌生房間,墻上畢加索那副‘拿煙斗的男孩’,印入她的眼簾。

  什么地方?

  意識不清地她環視著周圍,迷糊的雙眼,一眼看不盡臥室,飛入眼中的皆是極其奢華,黑色主系更顯示主人性格深沉、難以琢磨。

  只見不遠處的坐在沙發上,端著紅酒的男人,高腳酒杯輕輕晃動。

  鉆石般切割的五官,棱角分明。如希臘神話中的雕像,立體的讓人膽寒。一米八五的身高,法國高級服裝設計師,純手工定做的西服,優雅霸氣。

  長長的睫毛,輕輕浮動,似醒非醒,朦朧的眼神,更是牽動男人心。

  鮮紅如愛情的烈焰紅唇,炫目的像是一種邀請。原本平緩的呼吸,漸漸加粗,精致的西服下,起伏的別針,出賣了他最真實的想法。

  背上的玫瑰花,黑色小禮服襯托下,更加動人心弦,活靈活現。

  紅與白,白與黑,黑與紅。

  明明是矛盾的群體,在女人的這里,組成一份動人心魄的美。此時的她,宛如天空落下的精靈,那么不真實。

  腳踝處的連理枝,開出耀眼的玫瑰花骨朵,晶瑩剔透的天之足,更像是上天賜下來的藝術品。

  男人冰冷的心,被心中的火焰,慢慢侵蝕著,邪魅的嘴角說明他心情不錯:這份禮物,很和他胃口。

  熱……

  火焰燃燒的感覺,從身體四肢涌出,嚶語聲,更如早晨的翠鳥,撩人心。

  女人拽著肩膀上的衣物,推搡唯一給她感覺,悶熱的束縛:“你是誰?”

  背后的玫瑰花,因為汗水的滋潤,更是添加了幾分仙氣。

  吐納急促的男人欣賞著女人,此時的姿態,并未著急品嘗一二。看得出她未施粉黛,除了那一點恰到好處的紅唇。卻足以稱得上尤物二字。

  一顆顆精致的紐扣在男人手上分離。高大的身材完美到,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。

  昏睡中的精靈,散發著淡淡的香氣,誘人犯罪。

  粗大厚實的手掌,慢慢的從金蓮小足之處游弋,男人冰冷的五指,引來田小麥渾身顫栗。

  男人還是不慌不慢的向腳踝出發,未開發的玫瑰似乎是專門等著他的采摘,那么的讓人賞心悅目。

  腳踝,小腿...向上...直到臉頰。

  男人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土一樣認真。

  烈火的侵襲,冰冷的感觸,雙層折磨著女人的心:“走開!”田小麥意識到自己,被男人的目光強烈巡視,糯糯的沙啞聲,軟柔無力的拒絕,更有幾分邀約的意味。

  “顧夜宸!”

  男人紋絲不動站在床前,居高臨下的捏著田小麥的下巴。冰涼的手指,消減了田小麥身上的燥熱。

  要是換成別的女人,顧夜宸會厭惡的擦擦手離開,順便把污染了自己雙手的女人,處理掉。但現在他卻想做另外一件事。

  伸手,強勢的把田小麥,以公主抱的姿勢,抱在懷里,修長的雙腿向浴室走去。

  “放開……我……”無力的雙手,推搡著男人堅實的胸膛,柔軟的觸感,在男人眼中就是另一種邀約。

  加快腳步的顧夜宸,突然覺得自己的臥室有點大,原本舒適的頂級浴室,讓他有些煩躁。

  浴室內的顧夜宸,毫不憐惜的把田小麥扔進浴缸,嬌嫩的肌膚撞上堅硬的瓷器,疼的田小麥疼呼出聲音:“啊……好疼……”熱水灑在女人的,如嬰兒般嬌嫩的肌膚上,格外白皙誘人,吹彈可破。

  “等一下會更疼。”

  “不要……”要是再聽不懂,這個男人想做什么,就是她傻了。

  “不要什么,嗯?”被水打濕的小禮服,在顧夜宸手中撕裂。

  “刺啦……”粉紅色的肌膚,暴漏無疑。

  天使的面孔,魔鬼的身材。無疑有著巨大的吸引,顧夜宸身上的火焰燃燒的更嚴重了。

  “不要碰我……走開……”粉拳打在顧夜宸的身上,效果可想而知,男人興趣更濃厚了。

  有意思!

  “你搞錯了,我不認識你……”

  一張一合的小嘴,那一抹胭脂經過溫水的洗禮,誘惑著顧夜宸的心。

  顧夜宸毫不客氣的吻上田小麥的唇,果然比想象中美味。

  任由田小麥怎么掙扎,在顧夜宸的眼中,都只是床上的小趣味。

  田小麥此時只有要被拆骨入腹的感覺,她甚至聞到了自己唇齒之間的血腥味。

  興奮的味道在他們周圍彌漫,顧夜宸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狂動的心跳,和每一根血管里都在瘋狂地叫囂著,不斷地刺激著他的身心。

  忍耐不住的顧夜宸,從來不是那種會虧待自己的人,拎著田小麥的小蠻腰,一步邁進浴缸。

  “放開我……放開我……”緊密相接的肌膚,氣勢龐大的壓力,田小麥深感恐懼。

  顧夜宸看著懷中女人的嬌態,終于不再忍耐,炙熱強勢的氣息幾乎將田小麥完全籠罩,不容許她一絲一毫的拒絕。

  田小麥的掙扎反抗更像是動人的音符,使得男人更加興奮。

  男人,好像精力怎么都用不完一樣,直到田小麥再次被痛醒,天空已經漸漸放白,顧夜宸還在掠奪。

  最后,田小麥的虛弱聲音帶著乞求:“求求你,放了我吧……我好累……”

  “乖,馬上就好。”男人冷硬的安撫。

  藥物消除之后,她能清醒的意識到自己被那個啥了,再次昏睡過去的田小麥心中只有一個念頭:這個男人是多久沒見過女人了?

  虛脫的感覺,強烈的餓意,把田小麥從夢中,強制喚醒。

  她好像夢到自己被吃了,而且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。男人英俊的五官,刀削的面孔,無疑是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,但不包括她。

  難道是最近壓力太大,想男人了?田小麥心中嗤之以鼻。

  剛想起身的她,刺痛,喚醒了昨天記憶。

  不是做夢!

  天雷陣陣,田小麥瞬間失去思考的能力。

  肌膚上的痕跡,密密麻麻,腳踝處還有一朵妖艷的玫瑰花,開放的那么耀眼。她沒紋過紋身,怎么會有玫瑰花?

  想要起身的她,身上是那么無力。

 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還被一個不知名的男人……想到這里田小麥怒火中燒。

  顧夜宸!她記得那個男人是這么說的。

  據說夜家是亞洲政局的掌控者,操控著整個亞洲的經濟趨勢。顧夜宸則是夜家的掌權人,他打一個噴嚏,世界都會抖三抖。

  她怎么可能會和這種男人扯上關系。記得三天前,弟弟田小明又賭輸了,賭場叫囂著不拿錢就拿命,她總不能不管田小明的生死,萬般無奈之下,借個三千塊,趕到指定的地點。

  賭場的人很不屑的看著她僅有的三千塊,遞上一整瓶XO,說,喝完就可以帶人走,喝不完就把自己留在這里。

  結果,還沒喝完,她就不省人事了。

  肯定是那瓶酒有問題!

  田小明當時神色慌張,表明是心虛。不行,她要找他問清楚。

  強拖著身體,下了床,腳剛下底,一個踉蹌,摔倒在地。砰的一聲。

  混蛋!

  他是沒見過女人吧!

  聽到聲響的女仆,連忙推門走了進來:“小姐,您怎么下床了?”她是別墅里唯二的女性,不加這位暖床的小姐。本來她們是不被允許進別墅范圍的,今天早上破天荒的被管家調了過來,在門外守著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田小麥也不矯情,順著女仆的扶勢,就做到了床上。扯過被子蓋在身上。

  身上的痕跡是那么明顯,瘋狂的一夜,讓她從女孩變成女人。

  “回小姐,我叫小蓮,是這里的女仆。”

  “小蓮,可以幫我拿件衣服嘛?還有,這里是哪里?”

  “有什么想知道的,可以問我。”刀削的面孔,高挺的鼻梁,亦如昨晚給她的疼痛一般,那么深刻的記在她的腦海里。

  田小麥恐懼的向后退著。

  “滾!”回到別墅的顧夜宸,剛進臥室,看著女仆的手扶在她的手臂上,有種領土被侵犯的感覺。他的東西,別人連看的資格都沒有。這是多么可怕的一種占有欲。

  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顧夜宸的目光,充滿掠奪的占有欲。好像認定了田小麥就是他的所有物品。

  輕撩起她的發絲,如瀑布般柔順,眼神瞟到女仆觸碰的地方,不悅的神色,連田小麥都感覺到了。

  這個男人怎么如此反復無常,翻臉比翻書還快。

  “啊......你干什么?”

  “洗澡,臟了。”

  她明明感覺到,身體被清潔過,哪里臟了?難道是因為那個女仆扶了自己一下?想到這里,田小麥覺得天雷陣陣。

  如此不著衣物的她,被男人以公主抱的姿勢,走去浴室,誰都知道會發生什么事了。

  “我不要,放我下來。”

  “你要。”不可拒絕的答案。

  “你出去。”再次被放在浴缸的田小麥,隱約記得這個男人昨天晚上,就是在這里化身為狼,不顧她的反抗,強加給她一切的暴風雨。

  雖然很想離開這里,但貿貿然行動,似乎不太明智。而且,簡單的接觸后,她可以斷定這個男人就是個變態,還是一個不允許別人拒絕的變態。

  總有一天,她會把今天在顧夜宸身上受到的屈辱,全部加倍討回來!田小麥暗暗發誓。

  顧夜宸直接用行動告訴她答案:“你那里我沒見過,現在遮是不是太晚了。”溫度感應浴缸,水珠打濕了田小麥全身,似遮非遮,魅惑十足。

  顧夜宸咽了一下唾沫,狼性的眼神,亦如昨晚那般。

  田小麥更害怕了,縮了縮身子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誘人,水珠仿若晶瑩的鉆石,顆顆依附在田小麥水嫩的肌膚上,耀眼的不真實。

  “色狼,滾出去!”

  “你是第一個敢讓我滾的人。”顧夜宸掐著田小麥的脖子,拎了起來。

  強烈的推搡,和拍打聲,對顧夜宸來說,只是小兒科。反而田小麥有種手疼的感覺。雙腿被顧夜宸壓在墻上,沒有了反抗的能力。

  該死!看著女人要窒息的模樣,他竟然覺得分外的美。

  田小麥要是知道他此時的想法,只會說:變態,你這是十足的變態心理!沒得救了!

  就在田小麥以為自己要死在,這個變態男人的手里時。密密麻麻的吻,向她襲來。

  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,只讓她全身發麻。

  “嗯......”她寧愿被掐死,也不想被這個男人,再強一次。

  男女力量上的差異,她無力反抗。

  “刺........”拉鏈的聲音,格外明顯。

  田小麥的掙扎更強烈了,他的唇被咬破,血逐漸在兩人的口中散開,田小麥突然有種報復的快感。

  顧夜宸離開女人的唇,他的眼睛此時呈現出一種深邃,就好像是深沉的夜色,身體內叫囂著的渴望,幾乎要將他焚為灰燼。

  就在田小麥以為男人會放開她的時候,他竟然加深這個吻,毫不猶豫得開始對她攻城略地。

  男人掌控著田小麥的身體,使她整個人都覺得如同在地球的兩極,在天堂與地獄之間游走,疼痛中帶著一絲絲的愉悅。

  快感的安撫,讓顧夜宸終于放開了田小麥的唇。

  田小麥毫不客氣的咬在男人的肩膀上,雖然結實到,幾乎要鋼掉她的牙齒,她也不愿意松開。

  你讓我疼,我也要讓你疼。

  顧夜宸不但沒生氣,反而揚起唇角,手指輕輕的摩挲著她的臉頰,灼熱的氣息噴在田小麥的耳垂:“你是逃不掉的。”

  炙熱的氣息噴灑在耳畔,讓她渾身汗毛豎立,“啊........”田小麥被一番轟炸后,似乎看見不遠處的天堂,在像她招手。

  身體的感覺連麻木都是奢侈,她是要死了嗎?

  顧夜宸觸覺到她的不對勁,發現田小麥已經鮮血淋漓,血流不止。

  男人不悅的皺眉,忍著不悅,沒把田小麥扔出去,她簡單的清潔之后,放在床上。

  “來人!”拉過被子,田小麥被蓋得只剩下一個頭,連脖子都沒漏出來的時候,喚了小蓮進來。

  “主子!”小蓮站在門口一步的地方,不敢向顧夜宸靠近。恭敬的說道。

  “讓醫生過來!”顧夜宸停頓了一秒鐘,說道:“女的。”

  “是!”

標簽:
廣告位

推薦閱讀

廣告位
bbin体育官方网站 - bbin软件下载